錦誠公司為您打造管家式IT信息化全程服務。服務就是我們的品牌。
133-8308-9833

IT信息化全程服務專家,企業家的不二之選。

專業 落地 高效??

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 >

投資人:“互聯網投法”在芯片行不通

人氣: 發表時間:2021-03-15 10:15

“億”正在成為芯片企業融資的量詞標準用法。

2021年已經沒有機構不投半導體。不止一位芯片企業的高管告訴我,很多機構都沒見到CEO的情況下,僅憑一個電話,就會發出價值數億的TS。

“不盡調是普遍現象,抓緊發TS也只是為了搶項目。”

以“億”來計量的融資幾乎天天在官宣:芯啟源、芯耀輝、摩爾線程、億咖通、星思半導體、天數智芯、長芯盛智、沐曦集成電路、芯河半導體、地芯科技、合肥長鑫……

相關數據顯示,截止到2020年9月1日,國內半導體企業數量累計已經超過5萬家,在各種VC、PE、半導體產業基金的扶持投入下,全國半導體產業投資金額已經超過了5000億大關。

但可堪玩味的情況是,從2020年12月初至2021年3月初,共有13家擬上市芯片企業的IPO中止或終止,其中也不乏依圖科技、云知聲等知名度較高的明星企業。

一邊是二級市場勸退13家芯片企業,一邊則是天天宣布數億的投資狂潮,行業整體利好的大背景下,芯片資本市場一時冰火兩重天。

密集再密集的融資

對于芯片企業,現在確實是融資好時機。

單就汽車芯片而言,美國MarketResearch Future預測,在2018-2023年間,全球汽車芯片市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2.87%,且市場估值可以增長到724.286億美元。

具體到國內而言,2020年全球汽車芯片規模約為3000億元,中國自主汽車芯片產業僅70億元,市場占比小于2.5%。

2020年下半年開始,從全球汽車“缺芯潮”開始蔓延,汽車巨頭為此減產減售。并且短缺已經波及到了智能手機和游戲機,比如華為手機比茅臺還難搶,小米旗下的小米11也處于日常缺貨的狀態。

也因此,無論是大體量的芯片巨頭,還是剛剛收攏團隊正在找融資的初創公司,無一例外都在狂攬投資。

《2020年中國半導體行業投資解讀》報告中顯示,2020年成為中國半導體一級市場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多的一年,投資金額超過1400億元,相比2019年增長近4倍。此外,C輪以后的投資比重大幅增加,從17.5%增加到28.1%,投資機構不僅“扶上馬”更愿意“送一程”。

以地平線為例,2020年12月宣布啟動超7億美元的C輪融資,同時宣稱已完成由五源資本(原晨興資本)、高瓴創投、今日資本聯合領投的C1輪1.5億美金融資,兩周后的1月7日,其又宣布完成Baillie Gifford、云鋒基金、中信產業基金、寧德時代聯合領投的4億美元C2輪融資。

緊接著,2月9日,其又宣布完成C3輪3.5億美元融資,其中不僅獲得國投招商、中金資本旗下基金、眾為資本等頂級機構的重磅投資,還獲得眾多汽車產業鏈上下游明星企業的戰略加持。截至到目前,地平線C輪融資共計達到9億美元,超過預定目標。

多位汽車行業投資人遺憾地表示,太搶手了,沒搶到地平線的股權。隨著芯片供應緊張,地平線的估值不斷上漲。2019年B輪融資時估值約30億美元;2020年底啟動C輪融資時,投前估值35億美元。

創業企業也一連串地宣布融資:

2月23日,芯啟源布完成數億元Pre A2輪融資,和利資本領投;

2月24日,芯耀輝宣布完成由紅杉中國、高瓴創投、云暉資本和高榕資本等聯合投資Pre-A輪融資,而截止于此,其總融資金額已超4億元;

2月25日,成立100天的摩爾線程宣布已完成由深創投、紅杉資本中國基金、GGV聯合領投的共計數十億元的兩輪融資;

同是2月25日,億咖通科技(ECARX)宣布完成由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領投的超過2億美元A+輪融資,此輪融資完成后,億咖通科技的整體估值突破20億美元;

還是2月25日,星思半導體宣布已完成近4億元Pre-A輪融資。本輪融資由鼎暉VGC領投;

3月1日,天數智芯宣布完成由沄柏資本和大鉦資本聯合領投的12億元C輪融資;

也是3月1日,長芯盛智連獲得近3億元A輪融資,本輪融資由昆橋資本領投;

3月8日,沐曦集成電路宣布完成由光速中國和經緯中國聯合領投的PreA+輪融資,此前11月剛宣布完成近億元天使輪融資,且該公司2020年9月剛剛成立;

還是3月8日,芯河半導體宣布已完成數億元Pre-A輪融資。該輪融資由恒信華業領投,馮源資本、臨芯投資等跟投,這也是其成立一年多以來,完成的第二輪過億人民幣的融資。

3月9日,地芯科技宣布完成近億元A輪融資,英華資本領投,老股東瑞芯微電子、巖木草投資跟投;1月初,其剛剛完成了英諾天使基金、青松基金和華睿投資等上一輪融資;

合肥長鑫也在本月初傳出消息,正在啟動超過百億級的融資,甚至可能達到200億元;但就在2020年12月,其母公司睿力集成電路有限公司已完成156億元融資,投資方包括“大基金”二期、安徽國資、兆易創新、小米長江產業基金等機構和龍頭公司。

與此同時,已經上市的芯片公司則吃盡2020年的紅利。這一年共有32家半導體公司上市,達到有史以來最高,市值大多在50-100億元之間。整個半導體行業的公司平均市值增長40%-50%。

畢竟,國務院于2020年8月出臺的《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》,多處提及加快攻克集成電路中“卡脖子”技術,并提到2025年我國的芯片自給率需達到70%。按照2025年7000億美元的需求和70%的自給率折算,中國需自產4900億美元的芯片。

2021年芯片融資開門紅,只是賽道好戲的開始。

誰都怕搶不到

撒錢式投資的背后,是機構對入場券的爭奪。

根據統計數據顯示,2020年上半年,國內已經上市的半導體企業在通過各種融資方式,募資籌集了超過380億美元資金,約人民幣2500億元,而國內還有很多非上市的半導體企業,在各種VC、PE、半導體產業基金的扶持投入下,全國半導體產業投資金額已經超過了5000億大關。

爭奪更為激進的是產業鏈上下游的相關機構。

根據中國證券報等媒體報道,3月5日當天OPPO完成了對功率半導體領域企業威兆半導體的投資;同時芯片廠商聯發科發布公告稱OPPO將投資射頻前端企業唯捷創芯。

2018年以來,OPPO在芯片領域的投資就在不斷加速,旗下公司上海瑾盛通信經營范圍增加集成電路芯片設計,先后入股上海南芯半導體、上海瀚巍微電子、廣東微容電子科技等等,并出資5000萬元參股深圳一只半導體投資基金,投資半導體企業長晶科技。

至于小米,單單2月,就已經出手了兩家芯片企業。且據不完全統計,小米長江產業基金投資的來自芯片領域相關企業高達40多家,已上市或披露招股書的公司有方邦股份、芯原股份、創鑫激光、利和興、格科微等公司。

華為哈勃在過去一年,同樣投資了至少21家半導體公司。且對于華為和小米來說,都在半導體材料、芯片設計、半導體設備等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進行布局,甚至還有多家公司為共同投資,比如縱慧芯光、好達電子、昂瑞微、思特威是兩家都投資的項目。

長城汽車對地平線的戰略投資則更加直接了當,其對外宣傳,這標志著長城汽車正式進軍芯片產業。長城汽車將通過戰略投資、戰略合作及自主研發等方式,在芯片產業快速發展。

追求財務投資的VC/PE也在大踏步進場。

啟明創投合伙人葉冠泰告訴我,2004年剛剛進入VC行業的時候,就在英特爾投資部看半導體,也做了成功的投資,而現在,他又開始看半導體了。

“近兩三年來,中國對半導體行業的重視程度上升到了國家級的最高級別。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,盡管全球半導體行業今年是下滑的,但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是上升的。當然,從全行業而言,過去十年、二十年都是這樣的情況。”

高瓴創投2020年在半導體芯片、量子與航天在內的硬科技項目上做了系統性布局,投資的項目包括芯耀輝、芯華章、星思半導體、國儀量子、地平線、Zilliz等等。

云岫資本管理合伙人兼首席執行官高超在接受經濟觀察報時就表示,在一級市場長期投半導體項目的機構約有20家,但最近一年,無論產業基金、財務投資機構,還是國資背景機構,都在看半導體,數量至少有上千家。

“2019年的科創板全面引爆了半導體行業的風險投資。目前,科創板已經有數十家半導體公司上市。據統計數據,僅以首次募集資金計算,科創板向22家半導體企業共輸血超700億元??苿摪宓?ldquo;財富效應”提醒了一級市場,原來投半導體這么賺錢。”

當然,這背后也少不了國家隊的持續關注和投入。

3月2日,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趙歡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就表示,今年準備新增股權投資500億元以上,將運用開發銀行管理的產業投資基金、科創基金,繼續加大對集成電路、先進制造業以及科技創新方面的股權投資力度。

趙歡表示,子公司已經完成了大基金的一期投資,同時,也參與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二期的設立工作,募集了2000億資金,現在已經全面進入了投資階段。此外,2021年,該行計劃對戰略新興產業、先進制造業兩個行業投放4000億元以上的貸款。

在集成電路芯片制造業,國開行子公司參與發起成立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(簡稱“大基金”),是業內規模最大、最具風向標意義的股權投資基金。該基金一期資金規模約1300億元,目前已募集二期資金,將對刻蝕機、薄膜設備、測試設備和清洗設備等半導體設備領域進行高強度支持。

可謂是彈藥充足,只待項目蓬勃發展。

“互聯網”投法,還是長期主義?

大舉投資背后,也不是沒有值得擔心的問題。

在芯片國產化的熱潮之下,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冒出,以芯片的名義騙取政府補貼和融資的現象時有發生。而一旦發生資金鏈斷裂,這些企業留下的芯片項目便成了一地雞毛,像弘芯這樣的億級爛尾項目也不在少數。

當然也有很多企業產品落地。包括難度比較大的GPU初創企業,登臨科技已宣布其首款產品成功回片并客戶送樣,天數智芯宣布其7nm GPGPU計算芯片BI已于11月回片、12月成功“點亮”等,不斷來穩定市場的期待。

只是,從產品定義到設計、流片,芯片的制造周期普遍在18-24個月左右。目前,這些企業大多處在成立初期,產品大規模落地的并不多,更多還需要時間的驗證。

相對低端的射頻等領域,雖然有大量企業冒頭,但為了爭奪有限的客戶,一再進行價格戰,射頻芯片行業的利潤空間不斷被擠壓,顯然就不適合再做創業和投資了。

因此,一方面有投資人呼吁集中力量辦大事,另一方面,也有產業人士勸投資人要考慮清楚。

“VC一窩蜂投資PA射頻芯片的創業公司,最終PA芯片的毛利率變成20%,原本是一項高科技,做到毛利20%,這是很可悲的事。”華登國際合伙人王林在一次半導體創業投資論壇上表示。

在他看來,一級市場資本的不理性、不合理的投資正在分散半導體行業的資源,隨著諸多百人規模以下的中小公司涌入該領域,很多VC機構跟進,這導致VC資金和半導體人才被分散化。

也因此,王林表示,應該聚集多家資本的力量支持一家公司。他舉例稱,例如一家國產企業要做成GPU,可能需要從10億美金起步,機構只有集中資源扶持一家公司,抱團取暖,只要團隊足夠優秀,長期堅持一定能獲得回報,并實現國產化的目標。

比如,最近10年來,中國芯片史上最大的融資額,為2017年紫光集團融資的1500億,當時由華芯投資,國開行注資,紫光集團獲得了1500億元的投資。

但也正是有了這筆投資,紫光集團先后收購了展訊通信、銳迪科,再走出國門與西部數據建立合資企業,后來更是注資成立了長江存儲,成了目前國內最大的存儲基地。

接受投中網采訪時,瀾起科技創始人楊崇和表示,作為一家高科技公司,特別是想做硬科技的公司,最重要的是技術和產品過硬。

“現在高回報的項目很多,騙局也很多,所以投資人要稍微冷靜下,互聯網投資的玩法現在影響到了芯片企業,短時間融很多輪拿很多錢,但每個產業特征是不一樣的,芯片產業并不是能像互聯網一樣快速起來的產業。我們都要尊重企業的客觀發展規律,對于芯片行業來說,其有自身的發展規律,互聯網賺錢的方案,不太容易能照搬過來。”

 
免責聲明: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,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關注我們

錦誠科技公眾號二維碼

在線留言

聯系方式

售前電話: 13383089833 0310-8179118
公司郵箱: admin@www.ljlfml.cn
企業QQ: 45253512
公司地址: 邯鄲市邯山區光明大街渚河路交叉口旺角廣場B座1202室